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pwdzr.com/,友谊赛

尽管官方统计为74496人,但老人们都说当时现场至少有10万观众。事实上,10万也只是保守估计,毕竟72年前的一场足球赛,更多只能靠记忆而非数据来填充。

1945年11月13日,二战结束后72天,一场特殊的足球友谊赛在斯坦福桥球场上演,交战双方为切尔西与莫斯科迪纳摩。对于当时大部分英国人而言,这是他们6年来第一次见到外国球队来访。战后昂扬的情绪,以及神秘而强大的东方来客,足够吸引本地球迷把球场挤得水泄不通。

这是14岁的布莱恩·米尔斯人生中第一场足球赛,为此他特意逃课一天,早早坐在了球场贵宾席上——他的祖父是切尔西队的创始人:“苏联人是我们的强大盟友,是他们把希特勒打回了柏林。”米尔斯回忆道,友谊赛“在意识到冷战爆发前,他们一直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。”

数以千计的逃课学生,和米尔斯抱有同样的观赛热情,可惜他们没那么幸运。在战后的计划经济时期,原本5先令一张的球票已颇为奢侈,此时又涨价20倍。对于普通学生甚至大部分工薪阶层而言,这几乎是一家人一个月的伙食费。无奈之下,他们选择攀爬高物:比如球场周围的房顶,看台顶棚以及围墙和电线杆。

比赛当天是球星汤米·劳顿的切尔西首秀,为了赶上这场重要比赛,俱乐部特意从埃弗顿将其火线签下。劳顿幽默地回忆当时的场面:“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置身于首映礼的电影明星。”他的比喻并非夸张,迪纳摩球员出场时每人手捧鲜花,开球前递给比赛的对手,以示友好。

可一旦比赛开踢,赛前友好的气氛就随即消失。切尔西趁对方立足未稳,先进两球。前苏联人此时摸清英国人的比赛态度,随即开始认真起来。尽管错过一个点球,但迪纳摩仍然在下半场开始后不久顽强地扳平比分。球星作用开始显现,劳顿利用一次虚晃后的爆射,帮助切尔西再度取得领先。但此时,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:看台上的伦敦球迷竟开始为前苏联球队助威。

尽管比分最终定格在3比3,但进球功臣劳顿赛后承认,“莫斯科迪纳摩是我这辈子见过速度最快的球队。前苏联人从不带球,他们的短传像闪电一样快。”记者杰弗里·辛普森在《每日邮报》中赞誉对手:这是一种全新的足球风格,它优雅、潇洒且高效,远比我们现在的足球理念先进。

事实证明,他俩所言极是。几天后,莫斯科迪纳摩10比1痛扁卡迪夫,在格拉斯哥2比2战平当时如日中天的流浪者,最终回到伦敦4比3战胜阿森纳。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是:在赛程频繁和严重缺乏训练的前提下,迪纳摩不仅一场不败,而且场场占据优势。

他们的快速短传和灵活换位,震惊了盲目信奉WM战术的英伦足球界。在前苏联,这种形态被称为Passovotchka(有序的混乱)。它的奠基者,彼时刚离开莫斯科迪纳摩帅位的鲍里斯·阿卡季耶夫认为:现代足球,应该让个人才华在有序的整体框架中得以施展。

在英国这是种革命性思想,一时间讨论无数。真正尝试模仿的却只有斯托克城一家,结果一无所获。这并不奇怪,因为大部分英国人都盲目地沉迷于传统边锋的个人突破,恰巧最耀眼的那个——斯坦利·马修斯——就在斯托克城。

直到莫斯科迪纳摩离开后又过去了8年,他们才终于睁开了双眼。1953年,那支伟大的匈牙利队在温布利球场6比3痛击了妄想一年后称霸世界杯的英格兰,他们的战术基础正是阿卡季耶夫的Passovotchka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